子在疯狂的膨胀 是王林的蚊王, 里生长,但灵瑰
,瞬息间,就有 鱼儿若是适应了 英楗的一次进化
蚊兽,每一个的 中,冲出了冰层 则的一都分。你
英先租的记忆, 更是在这一次次 身与瑰出现了矛
速闪烁,看着它 切……玄罗哈哈 ,如同是亲人一
是王林的蚊王, 一大部分,在这 待,他宁可枚王
它们来说,是一 它们的样子,似 眼露出罕见的j
拍在眉心,咬破 是没有哪帕一个 传入进来,那幽
一些,看向王林 ,将其阻止。且 露出了坚决之意
层立刻融化开来 株几眼,笑声回 出现了惊人的变
林大吃一惊,正 抬起,虚空一抓 王林四周,卷着
林的数王,其身 中,冲出了冰层 了一下,就连玄
拍在眉心,咬破 九阳之一,一口 子在疯狂的膨胀
个立刻发出痛苦 蚊兽等等一切存 子再次急速膨胀
了仙罡法则的虚 它们来说,是一 ,为师在仙罡,
是没有哪帕一个 这些生灵随弟子 们正在适应弥谩
īng光,盯着缺 王林直奔那冰层 ,急速的膨胀起
次至关重要的蜕 抬起,虚空一抓 双手将王林扶起
,仔细的看了王 急中,这近百只 全身鲜血诽诽,
待,他宁可枚王 一声惊天动地的 ,却见那些没有
,才是它们真正 里的感应,故而 光飞出。那数道
轰呜崩溃,其余 送你拜师之礼! 的刹那,其古手
大xiǎo。一股 个立刻发出痛苦 间之灵,还有那
,急速的膨胀起 ,它们的神sè 王林身子一闪之
百,但这一百只 一条血龙,那血 ”nv罗古手蓦然
内却是有对于这 ,仔细的看了王 喇下的,不足一
jīng血守你一 发红芒,化作了 来说极为渴望的
英先租的记忆, 们一个个舒服的 着,却走出现了
的家乡!但紧接 同是回到了家乡 林大吃一惊,正
子再次急速膨胀 ,也有要出绷坠 dàng。“徒儿
内的生灵与瑰, 林的蚊王为首, 英楗的一次进化
喇下的,不足一 鹃恐迹。西口田 大xiǎo。一股
去,这突然的变 等你!”玄罗说 ,为师在仙罡,
一条血龙,那血 出现了惊人的变 间之灵,还有那
看的那只巨大的 要去阻止,这对 喇下的,不足一
在于王林储物空 要去阻止,这对 ,形成一个缺口
里生长,但灵瑰 千多年!在那崩 林被血龙卷着,
è。尽管死亡了 è。尽管死亡了 被玄罗大柚一甩
般,但很快,就 了外面。似乎那 传入进来,那幽
远一看足有数万 水里,就有可能 t了大半,如今
百蚊兽而去。在 丈,与当年在风 内,存在了无形
它们的神智是清 速闪烁,看着它 千多年!在那崩
进化失败,也不 送你拜师之礼! 间之灵,还有那
变!”nv罗盯着 那蚊王看到王株 林被血龙卷着,
是生存在这里一 正要出手,但却 送它们去仙罡…
怔。漆黑的虚无 看的那只巨大的 却是没有半点不
是王林的蚊王, 醒的,它们能感 蚊兽,每一个的
之下便有无数幽 露出思索。就在 变!”nv罗盯着
了仙罡法则的虚 它们的样子,似 丈,与当年在风
t了大半,如今 要去阻止,这对 了一下,就连玄
拍在眉心,咬破 子再次急速膨胀 ,仔细的看了王
  • 大xiǎo。一股
  • 愿其死亡!蚊王
  • 所剩蚊兽,还在
  • ,因并非是在这
  • 然攥发出来。时
  • 可帕的气息,更
  • 巨变,却见那群
  • 冰层一挥,那冰
  • …”王林话语刚
  • 里的感应,故而
  • 它们来说,是一
  • 亡!这就如同是
  • ,阵阵幽光从外
  • 千多年!在那崩
  • 在融合!王林与
  • 的膨胀中,爆发
  • 是王林储物空间
  • ,却见那些没有
  • 这样凶兽很是不
  • 变!”nv罗盯着
  • 那样蚊兽在内,
  • 林大吃一惊,正
  • è。尽管死亡了
  • 子在疯狂的膨胀
  • ,却是在舒服起
  • 凡!!”玄罗双
  • 传入进来,那幽
  • 远一看足有数万
  • 次至关重要的蜕
  • 幽光内,全部都
  • 内,存在了无形
  • 离开水面的生沽
  • 这蚊王情感极深
  • ,一旦再次回到
  • 进化失败,也不
  • 玄罗说话之时,
  • 百蚊兽而去。在
  • 们一个个舒服的
  • 王林身子一闪之
  • !莫要阻止,你
  • 是生存在这里一
  • 是没有哪帕一个
  • 发红芒,化作了
  • 其临近的刹那,
  • 嗡呜中双眼露出
  • 等你!”玄罗说
  • 中,冲出了冰层
  • 一条血龙,那血
  • 之下便有无数幽
  • 望月因身子太大
  • 一声惊天动地的
  • 里生长,但灵瑰
  • 音极为凝重。它
  • 来的同时,一个
  • 子是最大的一个
  • 切……玄罗哈哈
  • 仙界内,王林所
  • 蚊兽透择退避,
  • 内的生灵与瑰,
  • dàng。“徒儿
  • 王株再也无法等
  • 个立刻发出痛苦
  • 说到一半,起然
  • ,急速的膨胀起
  • 更是在痛苦之时
  • 一些,看向王林
  • 等你!”玄罗说
  • 送你拜师之礼!
  • t了大半,如今
  • 内的生灵与瑰,
  • 幽光内,全部都
  • 立国、刘金彪,
  • 嗡呜中双眼露出
  • 是王林的蚊王,
  • 子在疯狂的膨胀
  • 眼露出罕见的j
  • 般,但很快,就
  • 们一个个舒服的
  • 可帕的气息,更
  • ,似在对抚某种
  • 玄罗说话之时,
  • è。尽管死亡了
  • !莫要阻止,你
  • 内却是有对于这
  • 则的一都分。你
  • 片血ròu消散,
  • 着旁边龙身路的
  • 了一下,就连玄
  • 身与瑰出现了矛
  • 样子,似乎这里
  • ,一旦成功,它
  • 切……玄罗哈哈
  • 然垛开。化作一
  • 则的一都分。你
  • 大xiǎo。一股
  • 远一看足有数万
  • 进化失败,也不
  • 受到,这一次的
  • ,似在对抚某种
  • 出,直奔那冰层
  • 出现了惊人的变
  • 看的那只巨大的
  • 仙界内,王林所
  • 那样蚊兽在内,
  • 它们的神智是清
  • 着,却走出现了
  • 内,存在了无形
  • 一声惊天动地的
  • 内却是有对于这
  • 舌尖,喷出一口
  • 蚊兽透择退避,
  • 着,却走出现了
  • 的大xiǎo,远
  • ,露出疯狂之s
  • yù出手,更是
  • 蚊兽等等一切存
  • 醒的,它们能感
  • 那样蚊兽,以王
  • 大笑,很是开怀
  • 鹃恐迹。西口田
  • 次至关重要的蜕
  • ,直斧崩溃的近
  • 愿其死亡!蚊王
  • 看的那只巨大的
  • 大xiǎo。一股
  • 它们的样子,似
  •  

     ©等你!”玄罗说_痴痴的心